券中社APP
登录
10年4倍!诺德基金董事长潘福祥:坚信"专卖型"公司价值,95%的基金经理自主培养

自2006年成立以来始终以“稳健的投资管理,力争为客户提供卓越的理财服务”作为使命的诺德基金,如今已走过第16个年头。在董事长潘福祥看来,尽管公司规模不算头部,短期业绩也并非最优,但诺德基金始终是一家受人尊敬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一直在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一诺千金、厚德载物”的企业精神。

潘福祥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学士和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学博士。他于2006年参与组建诺德基金,历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此外,潘福祥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自1991年至今一直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主讲《证券投资学》课程,30余年从未间断,被业内称为“进入证券业最早的投资学老师,教授投资学时间最长的证券从业者”。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于近期走进诺德基金专访董事长潘福祥,据他介绍,诺德基金自成立起就深入践行稳健投资、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的理念,坚持强化投研力量,提升投资实力,以推出相对稳健的主动权益类公募产品来作为公司长期发展的重要路径。

诺德基金在投研团队的打造及在投资策略的选择上也做足了“功课”。秉持“以人为本,包容开放”的态度,从应届生的校招,到研究员的培养、再到基金经理的成长、投研梯队的建设,一方面会让个体充分突出自身的风格特色和专业深度,在顺应市场风格时能提升投资业绩的锐度,另一方面也会帮助不同风格的基金经理拓展能力圈,在出现差异性市场风格时维持投资业绩的稳定性。

目前,诺德基金共有近60名投研人员,近20名公募基金经理,其中95%的基金经理均由公司自主培养。潘福祥表示:“我们会要求我们的投研团队除了具备个股深度研究的能力外,还需要拥有大视野和全局观。具体而言,就是聚焦在主导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选择现阶段产业成长中最具有潜力的领域,然后在这些领域中深耕,从而挖掘出具有较好前景的公司。”而在投资策略层面,除了践行深度研究、坚持长期价值投资之外,我们也同样会叠加对于关键板块、行业主题等擅长领域的深度覆盖和专项研发,实现策略的多元化覆盖及产品风格的差异化。

一以贯之的战略定位叠加持之以恒的投研实力打磨,诺德基金的权益投资已结出累累硕果。海通数据显示,最近五年(2017.1.3-2021.12.31),最近七年(2015.1.5-2021.12.31),最近十年(2012.1.4-2021.12.31),诺德的权益类基金收益分别为180.34%,290.65%,417.56%,分别位列同比公募基金公司的第6名、第3名、第6名。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会经历一个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的过程,市场效率提升意味着这行业一定要有龙头公司的存在,龙头公司包罗万象,实力雄厚,但资产管理行业从来不是以大为绝对。”潘福祥表示,“资产管理行业是一个大象和跳蚤都可以存在的行业,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只要发挥特色,找到了各自的独特定位就可以。”

他以美国资产管理行业为例,华尔街不乏美林、高盛、摩根士丹利这些巨无霸型的资产管理公司,但在纽约、波士顿也集中了一大批规模并不大的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在特定投资人群中同样具有良好的口碑,原因就在于它们能够用个性化的产品和具有特色的服务来满足投资者的需求,这是资产管理行业区别于其他产业的重要特点,也是资管行业的独特魅力所在。

未来,诺德基金仍将着重投入资源和精力在投研力量的储备和提升上,努力扩大比较优势,并结合投资者的实际需求,推出更多体现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的优质产品,以专业的投研能力,知行合一的投资精神来打造资产管理行业的特色精品店。

推行包容、简单且高效的文化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您于2006年参与筹建诺德基金。作为诺德基金发展史的见证者和缔造者,您如何评价诺德基金这一路走来所历经的发展阶段?

潘福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诺德基金有幸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最黄金的这段历史时期应运而生,并跟随着资本市场一起壮大,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也分享了这个市场的发展成果。

到目前为止,诺德基金整体的发展现状离我们的预期还有较大的差距。但有一点我们依旧没有改变,那就是从我们创立这家公司开始,就希望把诺德做成是一家受投资者尊重的资产管理公司。诺德两个字,“诺”来自于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一诺千金,“德”是厚德载物。这两个字体现了我们对市场、对投资者的一种承诺,也是我们公司文化的内核。到今年,我们共经历了16年的发展历程,我个人也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愧对“诺德”这两个字。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检验资管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试金石就是权益投资能力。根据海通证券发布的 《权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排行榜》,诺德基金近十年(2012.7.2- 2022.6.30)权益基金平均收益率近390%,位列67家可比公募基金公司的第3名;近五年(2017.7.3-2022.6.30)权益基金平均收益率超125%,位列100多家可比公募基金公司的第13名。您觉得哪些因素造就了诺德基金一流的长期业绩?

潘福祥:作为资产管理机构,它本身就负有一种使命与责任,即通过科学的管理方法和长期的投资理念,构筑起与其资源禀赋相匹配的核心竞争力,打造出能够经受市场考验,符合投资者需求和风险收益偏好的产品。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够兑现帮助广大投资者分享中国经济发展成果的承诺。

在现实情况中,市场总是在不断地波动,有波峰、波谷,有高涨的时候,也有低落的时候。但是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市场环境,总会有一批产品表现优异,卓尔不群,赚足眼球。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似乎获得好的投资业绩并非难事。殊不知,投资不能穿越时间隧道,无法通过后视镜来提前看到股票涨跌排行,基金经理选择投资标的的时候面对的是未来不确定性的市场,不是靠掷骰子、押大小来赌运气,而是在期望收益和预期风险中做权衡。今天的业绩明星高收益的实质,可能是投资组合承担潜在风险获得的补偿。拉长时间维度来比较,要获取长期可重复的持续业绩表现,就需要管理人去较好地平衡投资风险收益,这甚至有时要主动放弃一些追逐市场的短期高涨而带来的收益诱惑,更多聚焦在对企业长期价值的挖掘上,以相对确定性的成长来对冲可能的短期波动风险。

在过往的投资实践中,诺德基金权益类公募产品取得了一些成绩,这在很大程度同我们投研的文化、制度、理念是密不可分的。概括起来,我们推行的就是包容、简单且高效的文化,简单的关系使你不再需要对事务性的工作进行协调,减小摩擦成本提高实际效率,这更能让每一位投研人员专注于自己的长期业绩。虽然规模不尽如人意会对我们造成一些限制,但我们始终坚信只要为基金经理和研究员提供足够宽阔的舞台,建立适合自身特点的激励机制,那么长此以往就能逐步形成自己的特色,表现出竞争优势,进而焕发出持久的生命力。

此外,我们也会要求我们的投研团队除了具备个股深度研究的能力外,还需要拥有大视野和全局观。具体而言,就是聚焦在主导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选择现阶段产业成长中最具有潜力的领域,然后在这些领域中深耕,从而挖掘出具有较好前景的公司。我经常在课堂上和我的学生和公司的投研团队说,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指数的成分股都是代表美国经济支柱产业的龙头股,但是随着2018年GE被剔除,100年前的成分股早已全部被新兴巨头所替代,背后反映的是美国经济的百年产业变迁。连股神巴菲特都不断检讨,自己当初如果不重仓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本应可以获得更高的投资收益,因为纺织企业管理再出色也无法抗拒夕阳产业的江河日下。作为专业投资人,我们有幸置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潮流中,只有把握住这样一个大趋势和大方向,方能选择出真正具备成长潜力且能够给我们提供超额回报的投资标的。

优秀的基金经理要做到知行合一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资管行业是以人为本的行业,人才是资管公司最重要的财富。那您觉得作为中型公司,怎样留住人才、培养人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对此您有怎样的感悟?

潘福祥:我觉得最大的体会就是资产管理行业实际上是一个生物链条,这个生物链条不会是千人一面,也不可能只有一种模式。在这个生物链条里,基金公司要为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者提供不同组合的产品,然后再为每种不同类型的产品(寻找或是匹配)符合当前这个产品特征所需要的基金经理。

我在清华经管学院教了31年的证券投资学。在课堂上,我也经常和学生讨论,到底什么样的基金经理才是一个好的基金经理。其实,真正好的基金经理并不一定是大家口中那个业绩最拔尖的,或者说是长期投资表现最好的。因为不同类型的产品也具有不同的风险和收益特性,如果这个基金经理只是单纯的去追求高收益,那么毫无疑问就会把产品置于一个非常高的风险之中,甚至很多时候这种风险往往是投资者不能承受的。

所以,我们认为一名好的基金经理要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产品的契约规定,所构建的投资组合所表现出来的收益和风险是否能被投资者理解,或者是否符合他们的投资偏好。只有把这个问题研究清楚了,那么基金经理也会选择与自己人生观、价值观相匹配的投资风格与管理模式,真正做到知行合一。这也就是我们认为的一名相对比较优秀基金经理身上该有的特质。

对于中小型基金公司,想要培养人才并留住人才,除了需要公司管理层的一致努力,建立更灵活、包容的机制外,同样也需要为公司的投研人员和业务骨干去创造能发挥他们特长和能力的空间。没有宽容的文化,就难有繁荣的土壤。可能这也是因为我在清华经管学院当了三十多年老师的原因,孔夫子“有教无类”的教育思想对我影响颇深,我总认为不论是对学生还是对公司的员工,都该因材施教。比起在挫折和失误中可能会出现的“一蹶不振”,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他们在一次次纠错和反思中的成熟与成长。长此以往,才能够通过长期的内生造血,组建出一支团结向上、专业务实、勤奋敬业、追求卓越的队伍。

“专卖型”公司提供“个性化”需求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这个行业充分市场化,头部效应、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通俗一点说就是这个行业非常“卷”,作为中型基金公司的管理者会有这样的体会吗?

潘福祥:坦率说,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出现效率不断提升、资源向头部公司集中的特征。这是行业集约化发展的一个基本规律。但是,我相信靠业绩和服务双维度作为衡量标准的资产管理行业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资产管理行业做的是投资者预期收益和风险偏好相匹配的产品服务,并不是完全靠一个“百货商店”式的包罗万象的产品货架就能满足所有投资者的需求,这也为专注在某些特色产品领域、提供满足投资者个性化需求的“专卖型”公司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突破方向。

从美国资管发展历程中,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个特点。美国有高盛、美林等巨无霸型的大投行,也有很多中小型的共同基金、对冲基金管理公司。因为只要有合适的产品,有具备自身特色的服务,就能够满足一批投资者对不同风险和收益偏好的选择,而这些公司为这类投资者提供的与个性化需求相应匹配的产品也同样能够获得认同感和客户黏性,保持持久的生命力。

我国的资产管理行业发展历史尽管还不长,但是十几年来市场的跌宕起伏也让广大投资者从最初单纯追求高收益,逐渐认识到了和个人投资目标相匹配才是产品选择的真谛,进而过渡到主动选择收益-风险均衡的产品,甚至涌现出越来越多青睐相对稳定收益但低波动低回撤产品的投资者。我相信这样的发展趋势一定会让我国未来资产管理行业发展出一批体量相对较小但仍具有突出特色的公司,这些公司会把竞争的定位聚焦到提供某些特色型甚至是创新型的产品和服务上。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从这个角度来看,资产管理行业大象和跳蚤可以并存,我们也坚信特色型公司有其存在的价值。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您日常还在清华教MBA对吗?对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潘福祥:是的。从1991年起至今,每学期周一晚上都会在清华经管学院教《证券投资学》这门课程。我个人觉得最大的感触还是教书可以让我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步,不断地去观察市场,然后总结提炼,把理论上的投资方法和现实的投资实践进行结合。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最后想请您分享一下对诺德基金三到五年的发展愿景。

潘福祥:初心不变,毕竟资产管理行业的根本还是信托责任。未来,我们仍将秉承着 “一诺千金,厚德载物”的企业精神,结合投资者的实际需求,推出更多体现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的优质产品,以专业的投研能力,知行合一的投资精神来打造资产管理行业的特色精品店,力争用差异化的长期投资能力来获得投资者的信赖。

责编:王璐璐

声明:
券中社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参与评论
0/1000 参与评论
* 欢迎您发表有价值的评论,发布广告和不和谐的评论都将会被删除,您的账号将禁止评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7万+投顾注意!证券时报杯首届投顾大赛来了,火热报名中!五大奖项等你来拿
09-26 08:41
A股闹情绪,白马频"失蹄",如何看后市?基金经理:无需过度悲观
09-26 08:26
增额终身寿险"稳赚不赔"?重在养老和财富传承,这项操作不适合
09-26 08:25
年度最贵新股要来,吃肉还是接飞刀?11只新股连发,这只腾讯入股12%,会有惊喜吗?
09-26 08:24
金融从业者都在这里
立即下载